位置: 主页 > 军事天地 > 国内军事 > 正文 [ 澳门百家乐 ]

七、龙潭战役前国内政治军事之回忆

作者:博彩资讯 来源:网络整理 关注: 时间:2017-11-02 17:47

  龙潭战役在北伐战史上是最重要之一仗。孙传芳为何敢发动龙潭之役?是役之前,我方之军事陈列如何?当时国内之政治情状若何?皆有逐个说明之必要。

  东路军前敌总指挥于十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攻克杭州,三月二十二日攻克上海,何将军指挥东路军之主力辅佐程潜之江右军于三月二十三日攻克南京。陈调元、王普等系孙传芳之将领见革命军权势强大,也于三月四日投诚革命军。因此浙、皖等地全为革命军所掌握。蒋总司令三月二十六日至上海指示决心清党,苍生党中央监察委员吴敬恒、蔡元培、张人杰、张继、古应芬、李宗仁等在上海莫利爱路总理遗宅召开中央监察委员会议,当时决议咨请苍生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通电全国推行清党运动。

  革命军攻克南京之后,十六年四月八日,蒋公至南京召开会议,依据总理曾经说过南京是可以创立为首都诸地方之一(其他地方如武汉、北平、西安、兰州等),建议定都南京,欢迎武汉之中央委员至南京共赴国难,并有专电致汪精卫。四月十二日上海清党后,各地紧随清党。嗣后,鲍罗廷由西北回国,加仑将军因我之包管,经上海回国。

  加仑将军原名布鲁歇,为俄国利剑军之将军,后投效赤军。曾受高等教育,待人和蔼,学问渊博。他因为是革命军军事总顾问,我是总司令部幕僚长,两人常常接触,所以我知之甚深。素日行军,他素不坐轿,好骑马;我从小即有骑马之癖好,人马总是形影不离。每次作战,总司令部召开高级军事会议,加仑将军必定提出数个打算以供参考,其肚量甚为宽容,无论能否接纳,全不在意。大概上言,自北伐以来,加仑将军与我们相处十分融洽,蒋公待之殊厚。他回国后,一度任苏联远东军司令,后因军事奥密为日本特务所窃,被斯大林治以死罪。蒋公接得驻苏大使杨杰之呈文,想保其性命,乘孙科因外交问题以特使身份赴苏时,嘱其转达斯大林,请派加仑至中国做他的私人顾问。斯大林讲述孙,加仑已被枪决。

  我们当时最濒临之仇敌,在江北有孙传芳,在皖北有张宗昌、褚玉璞。孙号称有十一个师一个混成旅,总数约五万人;张宗昌之直鲁军号称十一个军、二个师、二个旅,褚玉璞号称四个师、五个旅。张、褚之军队虽多数只要番号,但合计不会少于十万人。是时,奉军已入关,对我们也是一大威逼。在第二路军渡江北伐之前,蒋总司令曾有一方案筹办分四路北伐。

  第一路,以已渡江北上在津浦路作战之原江右军程潜、鲁涤平等部为第一路军,沿铁路北进。

  第二路,以已在皖北之原江左军李宗仁、陈调元等部为第二路军,由皖北指向陇海路西段包围徐州。

  第三路,以武汉唐生智及刘佐龙部为第三路军,由旧京汉路北上。

  第四路,以何应钦所率之原东路军队伍为第四路军,由镇江渡江攻淮阴直出海州、陇海路东段。

  这个方案还未实现,而宁汉两方即告破裂。预定之第三路军唐生智等部,已成同舟之敌;第一路军之程潜、鲁涤平两部,也放弃前进方案而投向武汉。李宗仁、陈调元之第二路军受其影响,不得已退保芜湖、大通。何将军之第四路军也因局面田地扭转,将攻克扬州之队伍撤至江南,唐生智一面勾结奉军,一面与孙传芳互通声息,宗旨在谋南京。十六年五月十七日蒋总司令有电报给我们三位总指挥说:“……唐孟潇托杨丙与奉方妥协似有端倪,故奉方拟移河南队伍来津浦路助张、褚攻宁。此息甚确,情势重大,各方已有协以谋我之势。如我不能将孙、张两逆于最短期间清除,则以后更难应付。务望催促前敌将士共赴同仇……”龙潭之役后,我们于孙部中也查获孙、唐勾结之证据。孙之作战命令中有云友军唐某所部已到达某线云云。

  四路北伐之方案虽因唐生智与程潜受挫,但是革命事业绝不因而受阻。蒋总司令决定继续北伐,改战斗序列为三路:

  第一路总指挥何敬之将军,下辖第一军、第十八军(由杨杰之第六军改编)、第十四军(赖世璜)、第十七军(曹万顺)、第二十六军(周凤岐)、第十军(王天培)及三十一军(李明扬)。

  第二路总指挥蒋总司令自兼,由我代劳署理,前敌总指挥陈调元、下辖三十三军(柏文蔚)、三十七军(陈调元)、新编第十军(夏斗寅)以及暂编第十一军。

  第三路总指挥李德邻,下辖第七军(夏威)、十九军(军长胡宗铎由刘佐龙之第十五军改编)、四十军(毛炳文由湘军第一师贺耀祖部扩编)以及叶开鑫之四十四军。

  第一路由镇江、扬州,沿运河向宝应、淮阴压迫孙传芳部,孙部节节退却撤退,第一路攻克池水、海州、莒县等地。

  第二路军分三个纵队渡江。第一纵队指挥官贺耀祖领导第四十军,由南京之大胜关渡江至津浦路西侧之汤泉、乌衣镇、滁县等地,向张宗昌进击。第二纵队指挥官杨杰领导第一军之第一、第三两师及第六军(欠第十九师),由乌江镇戍守在滁县与第一纵队合师后攻克张八岭。第三纵队指挥官陈调元领导第三十七军,出工具梁山,经和县移向津浦路。第三路军由皖北,经蚌埠宿县等地指向徐州。

  我指挥第二路军攻郯城、红花埠、临沂等地。宁宜城坚由方永昌防守。方起誓与城同存亡,城内屯粮丰硕并筹办各种燃料以防我军偷城。时逢雨季,攻城益发艰苦。我调三十七军之野炮队前来参战,因路线泥泞,马队无奈运炮,特征集附近农家之水牛,经含辛茹苦,才将野炮运至临沂城附近。原定方案但愿用炮轰崩临沂城之一角,无法后援不继,炮弹缺乏甚至不能告竣。正当我苦攻不下之际,奉蒋总司令电报,要我留少许队伍监督临沂,其余回师会攻徐州。我行近八义集,即与敌接触,仇敌簇拥而来,而徐州城又不闻枪炮声。当时之可能有二:第一,我军已入徐州,但是仇敌不该该愈打愈多;第二,我军可能已撤离,但是总司令部并未有命令给我。我军尽管不时破毁敌方运兵之列车,然而仇敌援兵还是不停于途。如此相持二天,第三日第二路参谋长兼上海市长张定璠转来总部撤离命令。徐州撤离之最大起因,等于李德邻先生指挥之第七军为了预防唐生智,止于芜湖安庆不能前至。我既奉命,开端撤离。为了节约工夫,我不顾日间撤离之危险性,令队伍沿运河两岸往南退。陈调元队伍原是后卫队伍,因被敌方骑兵冲断,不能及时赶至八义集,但是杨杰之队伍还未通过,如我先杨杰而去,杨很可能被敌军包围。我于是统率数百广西籍之卫队,继承后卫之任务,待杨部到达,占稳阵地,我才离去。队伍路经骆马湖、宿迁等地,遇土匪骚扰,我命令队伍,只有无人员伤亡,勿予理会,因为我们须兼程赶回江南,不然,随时有被仇敌截击之危险。

  第二路军撤回江南,第一路军也相继沿运河向江南撤。第一路军在江北浦口以北,和县一带曾留守一短时期,后因蒋先生下野,我们为生存实力以待第二次渡江,所以决定将第一路军完全撤回长江以南防守。

  蒋总司令下野后,张学良派代表与张宗昌会晤,愿助其打南京。孙传芳又得唐生智之撑持,所以敢发动龙潭之役。

  (以上第七次访问)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澳门百家乐,百家乐官网,澳门百家乐公司,百家乐玩法,百家乐技巧,百家乐游戏,百家乐论坛,网上百家乐Copyright © 2002-2017澳门百家乐/百家乐官网/澳门百家乐公司/百家乐玩法/百家乐技巧/百家乐游戏/百家乐论坛/网上百家乐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05012516号-1 hzjedu.com